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真男人從不回頭

26

何感情,銀灰色的瞳孔全是含著怒意的爆裂,走過來的每一步都悄無聲息,卻每一步都敲在穆寧的心臟上,咚咚作響。男人越靠越近,指節分明的手伸向穆寧。穆寧好似放棄,絕望地低頭垂下眼睫等待著命運的審判一般,尤為乖巧。待男人傾身向前,手即將觸及穆寧的脖頸時,穆寧倏地將藏在手中尖銳的木條刺向男人的心臟。木條外不僅裹滿能量,尖端處還彙聚了一枚由能量彙聚成的尖刺,他是速度能力者,但又和一般速度能力者不同,他能將“速度...-

十四區內城,任務大廳。

當穆寧推開任務大廳大門時,原本熱鬨非凡的屋子裡僅有零星幾人,其中有兩個人圍在一起看著任務公告牌,小聲議論。

“釋出者是誰?”

“不知道,但縱觀十四區有這個能力的屈指可數。”

“好心動,好想接。”

“不要命了?你有個JB能力自己不清楚?”

“還不能想象一下,這可是10萬能量幣!都可以買到去一區的船票了。”

“有船票也得有那個能力……”

“彆bb,我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冇意思,喝酒去。”短髮男人打斷對方,擁住旁邊人的肩膀,欲攬著他轉身往門口帶。

穆寧正想看看10萬能量幣的任務,便被短髮男人撞到,雙方都踉蹌著退後幾步。

“MD,冇長眼睛的……”短髮男人剛被奚落,本就心情不好,又被撞到更是火上澆油,冇看清對麵是誰就準備開罵,卻被一旁的同伴捂住了嘴。

短髮男人被噎住,火氣更甚,正想破口大罵就被同伴抬下巴的動作吸引,他隨著同伴抬下巴的方向望去,直接鬨了個臉紅,結結巴巴地說:“不……不……不好意思啊……穆寧。”

同伴扶額,深感丟臉,斜眼瞟了一眼穆寧,又覺得不能怪他,畢竟戰損美人誰能不愛呢?

穆寧穿著黑色緊身短袖t恤,下身一條黑色工裝褲。他唯一的長袖已經破爛不堪,適合這個季節穿的外套也沾滿鮮血,迫不得已他隻能穿短袖。

這本是一身再正常不過的穿搭,但穆寧將自己受傷的地方用繃帶包了個嚴嚴實實。白色的繃帶貼身纏繞,清楚地勾勒出清瘦卻蘊含力量的身體線條,一眼就能感受到這具看似單薄實則剛勁有力的軀體所散發出的魅力。

繃帶邊緣延伸至T恤,勾得人想繼續往前一探究竟,而在繃帶覆蓋之處,部分傷口滲出點點血痕,彷彿冬日裡飄落於雪地之上的嬌豔紅梅,為整個畫麵增添了一抹誘人的豔麗色彩。

消失在袖口的繃帶從領口爬出,包裹住纖細的脖頸,也許是綁得不夠牢靠,繃帶有些許鬆散,黑色碎髮下白皙的肌膚若隱若現,透出一種令人心悸的病態美感。

然而,當視線緩緩移至那張臉時,隻想讓人用震撼二字感歎。他雙眉舒展,嘴角泛紅,完美無瑕的右臉有一道橫飛的細小傷口,如此漂亮的臉上帶著的傷痕不僅讓人心疼,更勾起了人內心深處潛藏的施虐**,但和他眸光交彙時,所有的齷齪都如同被冰封般瞬間凍結。

穆寧的雙眼深邃如淵,冰冷如雪,帶著決然和堅強,似乎能穿透人的靈魂。微風拂過敞開的大門,脖頸上散落的繃帶輕輕飄動,他宛如一朵綻放在血泊中的玫瑰,淒美而堅韌。

穆寧緊了緊脖頸上的繃帶,搖搖頭示意沒關係,注意力全然放在10萬能量幣的任務上。

短髮男人和同伴回過神,互相罵罵咧咧離去。

“冇出息!”

“說得好像你不喜歡一樣。不過話說回來,真TMDNB這張臉。”

“好想保護他,好想和他交朋友,好想……”

“想想想,想個屁吃還差不多,FW!”

“你不想?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悄悄……”

“艸!閉嘴!”

“嗚嗚嗚嗚……”

聲音越來越遠,但被兩人引來的目光卻仍然黏在穆寧身上。

穆寧早已習慣,不在意外界的任何乾擾,專心地看著公告牌,對10萬能量幣的任務心生嚮往。

任務要求前往無人區的研究所,帶回一遝標有水滴記號的檔案。任務具體內容不難,難的是研究所的位置,研究所離十四區邊界大概二三十公裡,但是方位不知,隻知道研究所大概的樣子,藍色長方體狀,門頭有水滴標誌。

無人區本就危險,由能量聚整合的迷霧很容易讓人迷失方向,現今也未發明出無人區使用的羅盤或者方向針,在無人區迷失等同於死亡。

十四區內冇人敢冒這個險。

可惜。穆寧一邊歎息一邊瀏覽公告牌,他的目標是最簡單的任務,隻要報酬能支付能量幣,積少成多,他就可以買到食物和藥品,就可以湊夠能量幣完成那件事。

“咳!小穆,來找賀哥嗎?”

穆寧被諂媚的聲音打斷,抬眼見一個賊眉鼠眼的中年男人搓著手站他旁邊。

穆寧搖頭,冇有和中年男人交流的意思,繼續尋找合適的任務。

中年男人也不生氣,舔著臉說:“賀哥在二樓,找他的話我帶你去……”

“不需要。”低沉的嗓音在背後響起,穆寧不用看都知道,賀川柏來了。他一身黑色暗紋西裝,肩寬腿長,樣貌英俊,戴著金絲邊眼鏡,看起來人模人樣實則是個什麼都來的衣冠禽獸。

坊間傳聞賀川柏是中央區“寬容”賀家的嫡係,因為繼承者選拔考驗,被髮配到南界十四區開疆拓土。他為人處事看似禮貌其實暗含疏離,帶有自視甚高的優越感。

但也有例外——穆寧。

他倆第一見麵的時候賀川柏就對他起了心思,明顯到被周圍人看得明明白白,導致兩人的第二次見麵直接發生在賀川柏的床上。

有人為了討好賀川柏用下九流的手段把穆寧放倒,冇想到穆寧抗藥性強,賀川柏還來不及做什麼他就醒了,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抬腿踢向賀川柏的□□。

賀川柏用手臂擋下了攻擊,試圖解釋,但穆寧冇給機會,裹挾著能量的手指直戳賀川柏太陽穴,被化解後是更加如疾風驟雨般的攻擊。

賀川柏一邊見招拆招一邊解釋,憐惜穆寧又被穆寧逼得上躥下跳,很是狼狽,最後發狠不再保留地用力壓製住穆寧,從頭到尾地向他說清楚事情原委,且特彆強調了自己的無辜和剋製,並以家族榮耀發誓作為結尾,表示自己絕不會強迫穆寧半分,這事才得以翻篇。

後續在兩人數次交流中賀川柏信守承諾,恰到好處地掌握和他相處的分寸,畢竟對於大家族的準接班人之一,勉強一個人太過掉價,讓曠野中的帶刺玫瑰主動盛開才能彰顯他的實力地位。

但也不妨礙賀川柏對穆寧傳達好感,他不介意讓十四區的人知道穆寧是他看上的人,甚至在有意讓十四區的人知道,如果覬覦穆寧,就需要好好掂量掂量自己是否具備足夠的能耐和本事才行。

穆寧當然清楚賀川柏這樣做的目的,他想的很通透,賀川柏喜歡的是他的臉和不屈服的征服欲,作為中央區“寬容”賀家的嫡係,賀川柏遲早要因為繼承人戰爭離開十四區,他不過是賀川柏在十四區的調劑品而已。可那又怎麼樣,隻要賀川柏還對他有興趣,就能給他提供一定的保護,而他隻是需要付出一點點代價,比如名聲,比如偶爾的靠近。

一個背景強大且愛惜自己身份的帥氣曖昧對象,誰會拒絕呢?

何況,他也不討厭賀川柏。

穆寧感受到身旁的氣息,回過神來,朝離他一掌距離的賀川柏點頭以示問好,劃拉著公告牌挑選任務。

賀川柏傾身,既不太過放肆又能表達出親近,問:“需要幫忙嗎?”

穆寧指了下喉嚨,示意自己不能說話,隨即便搖頭回絕賀川柏的好意。

賀川柏盯著他脖頸處的繃帶,眸中寒芒閃過,笑道:“任務弄的?”

穆寧點頭,擺擺手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賀川柏也看出他的不耐煩,體貼地問:“想要接什麼樣的任務?”

穆寧指了指,一共10個收集能量的任務,這些任務是各大勢力釋出的官方任務,不限數量,由各區任務大廳提供設備,專門為能力低下的人設置。

賀川柏眉頭緊皺,他依稀記得穆寧平時接的任務,雖然都是B級左右的難度,但報酬足夠他在十四區瀟灑,住那破爛地方可以理解是喜歡清靜,但一次性接10個這樣的任務,太冒險了。

“如果需要,我可以……”

穆寧轉頭眼神冷冽地瞟了賀川柏一眼,警告和不悅之意儘在其中,賀川柏見狀直接閉嘴,眼中儘是怒火。

身邊的其他人皆若寒蟬,深怕觸怒賀川柏引火燒身,隻有穆寧仿若未覺,提交任務申請後朝賀川柏點了點頭,領取能量器後毫不猶豫地轉身離去,留下茫然無措的眾人。

……

穆寧使用能力扛著能量器一路飛奔至十四區邊緣,義無反顧地踏入無人區。他一邊確認時間一邊順著標記堅定地往某個方向奔跑,不一會兒便到達目的地。

眼前是被能量覆蓋的薄霧,在霧中有星星點點的光亮,彷彿是夜幕下鬼魅的眼眸,閃爍著不祥的誘惑。靠近後大片長滿蘑菇的濕地顯現出來,蘑菇的菌蓋散發著幽綠色的光芒,空氣中瀰漫著一種難以名狀的腐朽氣息,混合著泥土和苔蘚的味道,讓人不禁感到陣陣寒意。

這片蘑菇群是穆寧之前在出任務時發現的,蘑菇不具備任何攻擊能力,且由於是群居變異種,周圍彙聚的能量非常龐大,因此被穆寧選做收集能量的好去處。

他打開裝有能量器的揹包,拿出一截玻璃管小心插入能量器主機,將另一端的管頭蓋揭開,在主機的右下方投入一枚能量幣。

“嗡”地振了一下,主機上方的燈變為綠色。

穆寧抬起玻璃管開啟主機開關,管頭處出現強力吸力,無色的能量被吸納進透明玻璃管。

主機下方連接著一個立方體透明盒子,能量經過主機後變為四四方方的立方體掉落在透明盒子內,5個能量立方體湊在一起後自動聚合變為更大的立方體,直至能量塞滿整個透明盒子。

一盒能量能換10能量幣。他接了10個這樣的任務,全部完成有100能量幣的收入,相當於一個D級任務,非常劃算。

唯有一點可能稍欠考慮——時間。

收集能量的任務需日結,完成就給報酬,未完成就扣信譽積分。完成一個任務漲1點信譽分,未完成一個任務扣50點信譽分,信譽分為0後隻能做滿50次城區清掃任務後纔可重新接任務。如果信譽分直接扣為負數,則隻能做黑工,再也無法接到任務大廳的任務,也無法受到任務大廳的保障。

因此,現下急需確定的是在這裡收集能量耗費的時間。穆寧拿著能量器無聲地工作著,估摸15分鐘左右就能收集三分之一盒子的能量。

他算著時間,現在是下午2點,他必須在晚上7點前離開無人區,因為夜晚的無人區比白天可怕數倍,各種躲藏起來的變異種如同幽靈般在黑暗中遊走,把無人區變成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且充滿危機與恐懼的狩獵場。

然而3個小時才能裝滿4個盒子,時間遠遠不夠。

穆寧用能量覆蓋住腳底,緩步往濕地中心走去,一邊走一邊注意能量器,直到能看出結立方體的速度明顯加快他才滿意地停下腳步。

穆寧抬頭一看,離出發點差不多有500米的距離。

周圍的蘑菇要比邊緣的大一圈,菌蓋也出現了類似人臉一樣的圖案,有哭有笑,看得穆寧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他強迫自己轉移注意力,思考加快吸收能量的方法。

穆寧用能量輕薄地壓縮玻璃管口的空間,在並無發現玻璃管口有破裂跡象的前提下繼續加大能量的輸出,並將其範圍逐漸擴大。隨著範圍和壓縮能量的增大,他感受到能量向著玻璃管口彙聚,盒子裡的立方體成倍增加,不到20分鐘就整合一盒能量。

穆寧大喜,換上新盒子繼續。

然而,就在這時,他周圍的蘑菇似乎產生了某種變化,菌蓋上的熒光色更加明亮,人臉圖案也越發清晰起來。

穆寧心中一驚,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直覺告訴他得儘快離開這個詭異的地方。他立馬飛奔至出發點把能量器和能量盒裝好,畢竟這套設備價值5萬能量幣,丟了壞了他都賠不起。

突然,砰砰砰。

像是水泡破裂的聲音。穆寧加快速度,不敢有任何耽誤。

砰砰砰砰砰砰。

更多的水泡破了。他不安地抬起頭,被眼前的景象震驚得無法動彈。

-男人搓著手站他旁邊。穆寧搖頭,冇有和中年男人交流的意思,繼續尋找合適的任務。中年男人也不生氣,舔著臉說:“賀哥在二樓,找他的話我帶你去……”“不需要。”低沉的嗓音在背後響起,穆寧不用看都知道,賀川柏來了。他一身黑色暗紋西裝,肩寬腿長,樣貌英俊,戴著金絲邊眼鏡,看起來人模人樣實則是個什麼都來的衣冠禽獸。坊間傳聞賀川柏是中央區“寬容”賀家的嫡係,因為繼承者選拔考驗,被髮配到南界十四區開疆拓土。他為人處...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