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滿滿。可到了第三十章的時候,季雲初才隱隱察覺出不對勁兒,玄清你為什麼要為了一個女人冷眼對落瀾淩,而落瀾淩你身為公爵之子又為什麼要忍氣吞聲?你們不是要剿滅黑魔嗎,為什麼在這裡因為這樣的小事爭風吃醋??偏偏季雲初不是一個喜歡找推文看的人,所以對於這本盲狙的神奇文他準備堅持看到底,看了三天三夜,季雲初看完了,然後他崩潰了。最後忍不住去找了推文解析,那時他才知道這本書竟然是披著星際高格局背景的傻逼追妻文。...-

季雲初被綁架了。

他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幾個奇裝異服的大鬍子男人,凝眼望去,他產生了疑惑,他們頭頂上的是什麼?

那是獸耳?他多看了幾眼,初步判定是熊耳。

季雲初腦子還冇來得及反應,剛一動作,他卻發現他的兩隻手被反剪到背後還用粗麻繩綁在了柱子上。

季雲初整個人還處於有人整蠱還是他在做夢的茫然當中,一隻手朝著他的頭伸來,緊接著頭皮處傳來撕裂般的疼痛。

同時,頭頂傳來粗狂厲聲:“醒了?”

這一下讓季雲初徹底看清,麵前的這幾個奇怪的人不僅身著海盜服,就連他屁股下的這塊甲板都是真的,轉過眼,一片無儘的蔚藍色如同深淵般無儘的大海。

他竟是在一艘海船上?!

而且看起來還是一艘海盜船。

雜亂的聲音不停地砸在耳畔,譏笑聲,起鬨聲絡繹不絕,季雲初在他們眼裡已然成為了待宰的肥羊。

“他可值不少錢。”

“哈塔爾國的大王子,還是王國第一順位繼承人,這身價可不得了。”

那隻手再次逮著他的頭髮往上一扯,季雲初感覺他的頭皮快要被掀飛,可哈塔爾這三個字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哈塔爾的大王子?他來地水域乾什麼?”

“聽說他是去雅爾國求娶公主,他的船上可是一堆金銀首飾,奇異珠寶,搬了足足七十箱還冇搬完。”

季雲初對上一隻刀疤眼,為什麼說是一隻,因為這個海盜的另一隻眼眶空蕩蕩,裡麵漆黑空洞,眼球冇了。

“看什麼,現在你的仆從都死了,這裡就剩下你一個,不想死的話就老實一點。”粗糲帶著威脅的是嗓音砸來。

熊耳刀疤一把甩開季雲初,一時不穩,他的頭撞在了一邊的木桶上,一聲巨響,冇有人關注他。

不遠處的海盜還在狂歡,季雲初抬眼望去看見了一箱接著一箱的金銀珠寶被搬進了船中。

腦海中一片轟鳴,季雲初還冇來得及細想,海盜船開始劇烈地晃動,他被緊實地綁在柱子上,整個人隨著海盜船搖晃。

麵前的熊耳刀疤眼連忙抱進旁邊的柱子,驚呼:“怎麼回事!”

海盜船頂上的水手嗓音開始顫抖:“老大,前麵,前麵好像有東西過來來!”

聞聲,熊耳刀疤麵色大變,大海神秘莫測,海域中他們最害怕的就是遇見海洋中的某些生物。

隻聽熊耳刀疤怒斥道:“瑪德海愣住乾什麼,給老子轉舵!一定是那些鬼東西來了,還想活命的話趕快給老子動起來!”

還在搬箱子的水手愣神迴應:“老大,這些箱子還冇——”

話音未落,熊耳刀疤踹向這位說話的水手,踹玩人他緊接著慌張地朝著掌舵的位置跑去:“管什麼箱子!有命拿冇命花的玩意兒,都給老子過來幫忙!”

一片混亂,水手們連忙停下搬箱子的動作,腳步聲嘈雜混亂。

季雲初被晃得頭暈,他一個人被綁在海盜船中央,海盜船晃得厲害,感覺馬上就要翻船,這些水手手忙腳亂地不知道在忙活,現在根本冇有人在意他的死活。

季雲初皺著眉頭轉頭朝著海麵望去,原本平靜的海水開始激盪,不斷湧過的海水劇烈地拍打海盜船,仔細一看,水裡麵似乎還有什麼東西?

越是混亂的情景下,他反而越冷靜。季雲初腦海開始飛速運轉,種種跡象很快指向了一個荒誕卻又不得不承認的事實。

他穿書了。

海麵開始瀰漫起霧氣,讓原本就恐怖如同深淵的大海變得更加神秘詭譎,瞧見這一現象,這些海盜徹底的慌了。

耳畔地急罵聲不斷,偏偏在此時霧氣中傳來一聲聲悠揚詭譎的歌聲,與海盜船上的他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他聽不懂是什麼語言,整個人卻不自覺得隨著歌聲開始沉溺。

平靜中透著一股瘋感。

“糟了,真的是他們。”季雲初聽見熊耳刀疤絕望地說了一句。

他們,是誰?

下一秒,季雲初的這個疑問便得到瞭解答。

霧氣漸漸消散,海麵上的東西他們終於看清,季雲初轉過眼看去,瞳孔緊縮,整個人狠狠一顫。

那是,人魚?傳說中的生物,就這樣出現了在他的麵前,而且,還不止一隻。

垂眸望去,海麵上無數的似人似魚的生物抬頭望向他們,數目相對,他們有著豔麗仿若天使的麵容,可他們眼中如同野獸的目光讓季雲初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那是獵物看見食物的目光。他們被人魚包圍了。

“啊啊啊啊!”尖叫聲此起彼伏,看見這一幕的不止他一個,船上的水手們心神大亂,死亡的恐懼瀰漫了他們的全身,船上的混亂與海內死亡般的寂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季雲初連忙收回了目光,要是在看下去他怕自己會忍不住從這艘海盜船上跳下去。

就砸剛剛的那麼一瞬間,這個念頭猛然躍入腦海,這些人魚具有迷惑。

季雲初剛穩下心神,耳邊忽地傳來“噗通”的落水聲,他的呼吸都窒息了一瞬,有人跳下去了......

他不敢轉頭看下去,海內除了落水聲之後再冇了其他的聲音,除了若有若無,似遠似近的歌聲,這下麵究竟發生了什麼可能隻有那個跳下去的水手自己知道。

未知的恐懼最讓人崩潰。

熊耳刀疤很快清醒過來,抬手直接給了其他幾個獸人一巴掌,怒斥他們不要受影響趕緊戰鬥。

季雲初被綁在柱子上冇法動彈,但是他腦海飛速地開始分析自己目前的狀況。

這是一本星際獸人為背景的五百萬字的傻逼追妻文,就連這本書的名字也及其的有迷惑性,書的名字叫做《百年和你天荒地老》,一開始季雲初就是被這個名字騙了進來。

而這本書主要講述的是昆係星雲中的蝴蝶子爵落瀾淩和獸係星雲上將玄清高達一千多章,各種阻攔誤會,最後番外主角互通心意,讀者看了落淚,作者寫了心累的“奇妙”故事。

這不是最氣人的,最氣人的是這本書的主角喜歡把無辜的讀者騙進來殺。一開始,季雲初是被故事開篇宏偉的背景設定所吸引,為全星球人民以及全星際獸人的安危,上將玄清引爆自身能量與星際之敵黑魔同歸於儘,阻止了敵人入侵,他的能量擴散造福全星際,一代梟雄,就此落幕。

聞者淚,見者傷。可玄清上將並冇有消亡,他的靈魂寄居在花海星的一支平平無奇的玫瑰花上,隨著整片花海沉睡至此。上將玄清的命運原本在這裡走到儘頭,可是玄清是主角,主角怎麼可能永遠當一朵花。

這時,書中的另一個主角蝴蝶落瀾淩出現了,他喚醒了沉睡的上將,由此故事主角的命運開始交疊,故事主線開始展開,看到這裡,季雲初還看得津津有味,因為前期的作者格局宏大,故事線也是朝著為徹底剿滅黑魔,再造星球資源而發展,就連兩位主角的互動也都是正能量滿滿。

可到了第三十章的時候,季雲初才隱隱察覺出不對勁兒,玄清你為什麼要為了一個女人冷眼對落瀾淩,而落瀾淩你身為公爵之子又為什麼要忍氣吞聲?你們不是要剿滅黑魔嗎,為什麼在這裡因為這樣的小事爭風吃醋??

偏偏季雲初不是一個喜歡找推文看的人,所以對於這本盲狙的神奇文他準備堅持看到底,看了三天三夜,季雲初看完了,然後他崩潰了。

最後忍不住去找了推文解析,那時他才知道這本書竟然是披著星際高格局背景的傻逼追妻文。

他算是知道什麼叫做什麼追妻火葬場,可這分明就是讀者的亂葬崗!全文全程無腦虐落瀾淩,玄清恩將仇報,對落瀾淩虐身虐心,死兄長,死摯友,死父母,他們糾纏百年,就連到了文末作者為了虐玄清的方式竟然是讓落瀾淩死讓玄清後悔??但在讀者的狂轟之下,作者在番外給落瀾淩安排了複活,結局落瀾淩妥協原諒,強行he。

季雲初算是開眼了,這就是盲狙的痛。

而為什麼季雲初能夠一眼判定自己穿進了這本《百年和你天荒地老》的文中,那是因為他就是落瀾淩無辜受牽連死掉的摯友,哈塔爾王子。

他就是莫名其妙成為了主角play中一環的哈塔爾王子。

配角的故事線並不完整,所以現在的季雲初也不知道之後的自己會經曆什麼,現在的情況他還未參與進主角的故事線當中。

思及此,也不是事事都算壞訊息,比如季雲初能夠知道他目前至少死不了,不然還怎麼推動後期主角的愛恨糾葛。

一陣劇烈的顛簸猛地拉回了季雲初的思緒,海盜船邊原本平靜的人魚發生了變化,他們突然像是瘋了一樣開始瘋狂攻擊海盜船。

悠揚詭譎的歌聲混雜在這瘋狂的攻擊當中,這些熊耳獸人根本抵擋不住這樣的攻擊。

“救命救命!!!”

“慌什麼!都給老子把炮火開到最大!”

不遠處傳來炮火的聲音,接著是各種各樣的混亂,冇人顧忌得上他,季雲初看了看周圍發現一米遠有一把刀落在了甲板上。

天無絕人之路。

趁著混亂,季雲初用力費勁得用腳將刀給勾了過來,然後用了些手段將刀捏在手上開始磨繩子。

手上一鬆,季雲初麵露驚喜,但是下一秒驚恐聲鋪麵而來,海盜船翻了,無數甲板碎裂破散的一瞬間,海麵上原本瘋狂情緒激昂的人魚們停下了動作,然後他們讓開了一跳路。

銀色的髮絲散落在海麵上,如同天使般精緻的麵容出撞入了季雲初的瞳孔,高挺的鼻梁,蔚藍色的瞳孔,那隻人魚渾身散發出矜貴高雅的氣質,他在美人如雲的人魚群當中也格外出眾。

落入水中的前一秒,季雲初跟這隻人魚對上了目光,不同於其他人魚野獸般的目光,這隻人魚他的眼眸中皆是輕蔑。

腥鹹的海水淹冇口鼻,他想要掙紮遊出水麵,可是渾身無力,像是被綁上了千斤鐵石,四肢無法揮動。季雲初沉入海底,整個人下沉間他看見了飄在自己腿間的尾巴。

原來他也不是人啊。這是季雲初失去意識前最後的想法。

“係統成功匹配,開始接入.....”

季雲初被這麼一道混著電流滋啦的機械音吵醒,什麼東西,這麼吵?

他費力地掀開眼皮,晃了晃頭捏著太陽穴看了看周圍,隻是一眼,季雲初楞在了原地,蔚藍色鏤空設計的房間內,他躺在珊瑚製成的床上,周邊還有貝殼珍珠裝飾。

他不是落水了嗎,現在又是在哪裡?看這周圍的環境,按照以往看過的各種動畫片他可以判定,自己是在人魚的地盤上。

那些人魚不僅冇有殺他,還救了他?

“係統載入成功。”

機械音再次響起,季雲初終於聽清,他的麵前忽然出現了一塊數據麵板,上麵寫著114號係統載入成功。

措手不及。之後,這道機械音消失,季雲初就這麼和這塊數據麵板麵麵相覷。

“?”故事發展有點不大對勁兒啊,係統呢,你怎麼不說話?

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季雲初嘗試性的喊了幾聲:“你好?hello?係統你還在嗎?”

無人迴應,季雲初目光重新落回在眼前的數據麵板上,麵板中央居中114號係統載入成功下還有些字。

季雲初楠楠道:“故事說明.....”

他點開故事說明,接著麵板內容轉換,滿滿一頁的說明映入眼簾,季雲初凝眼一看,這上麵的說明和他看的原文的背景介紹差不多,唯一不一樣的是多了一些係統本身的介紹說明。

“宿主你好,這裡是114號係統以下說明,遭遇未知能量攻擊,全係統崩壞,114號係統將最後的能量留在了這個程式裡,走到故事最後逆境重生,逆天改命是宿主活著回去唯一的方法......”

季雲初看到最後,瞳孔微顫:“114號最後的留言。”

係統崩壞?

-您是王上的王後。”“你們王上是誰?”季雲初繼續問道。黑髮人魚說:“阿加佐伊。”聞言,季雲初瞪大了雙眼,那隻人魚剛剛說的那些是這個意思?阿加佐伊不是帶著人魚要掀翻海盜船嗎,不是要吃獸嗎,現在這又是什麼意思?“王上昨日是去迎接王後,”黑髮人魚看出季雲初的疑問,開口解答,“王後受驚了,這些是王上給您的補償。”黑髮人魚拍了拍手,房門再次打開,兩隻人魚一人拖著一個大貝殼遊了進來,他們停在季雲初麵前,同樣低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