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入宴

26

無雙”“那日,正是魏小將軍第一場大勝仗歸來之時”。“也是故事的開始......”【鴻蒙關】本來一片寧靜祥和的城門口突然發出一陣陣躁動,細聽,似乎是馬鳴聲,還有...踏地聲。遙望,隻見一支大約有一百五十多人的騎兵隊伍從平原內飛快的疾馳而來,那經過的土地,沙塵飛揚,似是若一近,就會被風沙迷了眼。馬蹄聲此起彼伏,瞭望去,卻整齊極致不顯雜亂。隊伍領頭的男子著穿輕甲,劍佩於腰身,身姿挺拔,渾然煞氣。“若是聲...-

車伕在一旁站立著,男人下來時,車伕就要去扶他。

“不必”。男人擺了擺手,示意自己不需用。

他下來後,那位女子也跟著下來。

“安樂,你就跟在我身後,萬萬不可壞了禮數”。男人囑咐道。

“是,安樂知曉”。

通向殿內的走廊大氣卻又不失小節,看著倒有一種闊麗的美。

杜公走在前麵,女子就跟在他後麵。

殿內的侍從十分忙碌,忙著換碗碟,上菜肴。此時,大殿裡已擺好了許多席位,男人就帶著女子到了其中一個席位上坐下。

男人身邊的席位還有一位與他年齡相仿的男子。

“呀!這不是杜公嘛!許久未見,甚是想唸啊!”

“房公言重了,倒不比如此”。

杜如晦放下手中的茶杯,迴應了房玄齡後目光就移到了房玄齡旁邊的女子。

布蒙麵首,不知此人心。

“房公,做事留一空”。

“自有安排”。

差不多人群到齊後,一道嗬聲響起。

“陛下到!”

所有人都站起身,彎腰行禮。

隻見一值耳順之年的男人身穿龍袍,慢步走進宮殿,身上環繞著王霸之氣。

待到男人走到最高處,坐下後,才揮了揮手示意。

“諸位愛卿,起吧”。

“謝陛下!”。

重新坐好,殿上的李淵【註釋1】開口:“此次設宴是聽魏將軍打防草原守住邊界得勝歸來,可知魏將軍何時到?”

一旁的李世民【註釋2】頷首:

“殿下還請稍作等候,應該快了”。

“報!”

一侍從急匆匆趕來,跪在大殿前。

“魏將軍歸來”!

角落的另一位女子,聽到這句話時,眼眸閃過一道精光。

“快請進來。”李淵吩咐道。

傳口信的侍從下去後冇多久,眾人口中,也是在大道上房玄齡房公遇到的那少年魏暮,走了進來。

“參見陛下,陛下萬安”。

“魏小將軍快快請起,勞累幾刻也是該休息休息,入席吧”。

“是”。

魏暮站起身來,走到了自己的席位上坐下。

“魏小將軍少年時刻就有如此英姿,當真是少年有為!”

李淵舉起手中的杯子,對著魏暮。

“來,朕敬你一杯”。

魏暮同樣舉起玉杯回敬,一飲而儘。

“魏家也是有了福,有你這一好子嗣”。李淵搖頭感慨。

“殿下謬讚”。

魏暮麵無表情回禮。

大殿內的環境突就寂靜下來。

見氣氛有些尷尬,李建成【註釋3】開言緩和氣氛。

“好,此宴就是父皇為了給你接風洗塵,各位,托了魏將軍的福,大膽吃,大膽喝!”

眾人一舉手中之杯,這纔算是活躍起來。

但若說這李世民,也不愧這皇子之位,在太子還享樂之時,他卻轉看向了房玄齡旁邊的安樂姑娘。

李世民朝著身旁的侍衛使了個眼色,那侍從便立刻知曉,從後道繞進了房玄齡的位置,剛好可以論言又不被人群聽曉。

“房大人,殿下邀您在宴席後一敘”。說罷又隱晦的看了幾眼女子,“順便麻煩您帶上這位”。

房玄齡冇有露出任何表情,隻是淡淡頷首。

“你言惹這個煩事倒是誤了時”。

杜如晦倪首之久,便又抿了一口杯裡的茶。

房玄齡搖了搖頭,看向杯裡的茶水。

“如此水,苦之卻又回甘,論苦久時,卻也不妨存有甘露,此事,甘久...苦短啊!”

【註釋一】李淵:李世民父親,唐朝建立者。

【註釋二】李世民:唐太宗,素有貞觀之治稱為。

【註釋三】李建成:李淵定下的太子,李世民的兄長。

-不會把這麼重要的事忘記,那房某先行一步,杜公慢走啊”。杜如晦白了房玄齡一眼,“走什麼走,我和你一起。”“那房某真是有幸了”,房玄齡與杜如晦並肩走著,季安樂跟在後麵。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三行之人,兩位尊長走於前,跨左進入了宮殿內,宮內不奢華反而敞顯樸素。中央的李世民正同一人談話,近看,是魏暮。“殿下”。房玄齡杜如晦一同行禮,季安樂擺身下跪。魏暮雖是將軍,但官品與房玄齡杜如晦相差不了幾何,便...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