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入城

26

一身淺藍色的素衣,除了頭上綁發的一個髮簪,身上冇有什麼裝飾,唯有額間的一抹硃砂新增了色彩。馬車裡除了這位女子,還有一位君子。“安樂,你似乎對那人很好奇?”坐在女子對麵的男人詢問。那男人看著是四十多歲的模樣,從眉間就透露著一種慈善的模樣,使人天生信服。聽過這話,女子放下撩帳布的手,頷首:“房公,請為安樂解疑”。男人慈祥的笑著,撫了一下不長但蒼白的胡發。“那位是魏暮,當今二十二歲少年有成已為懷化大將軍...-

【大唐】

【626年三月初九】

繁榮的街市上人來人往,唯有一說書先生的攤前聚著一群幼童。

“上回書說道,這大唐啊可是盛世一片!傳說中,那魏家的小將軍當是舉世無雙,為今皇創下了血馬功勞......”

“先生!那魏家小將軍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啊?”一拿著芽糖的男童詢問。

“誒呀呀,可彆打岔,聽我細細道來......”

“剛言,魏家小將軍當世無雙”

“那日,正是魏小將軍第一場大勝仗歸來之時”。

“也是故事的開始......”

【鴻蒙關】

本來一片寧靜祥和的城門口突然發出一陣陣躁動,細聽,似乎是馬鳴聲,還有...踏地聲。

遙望,隻見一支大約有一百五十多人的騎兵隊伍從平原內飛快的疾馳而來,那經過的土地,沙塵飛揚,似是若一近,就會被風沙迷了眼。

馬蹄聲此起彼伏,瞭望去,卻整齊極致不顯雜亂。隊伍領頭的男子著穿輕甲,劍佩於腰身,身姿挺拔,渾然煞氣。

“若是聲音嘈雜,便把耳朵捂上吧”。

在一片祥和的馬車內,一雙手輕輕撩開馬車的帳布,從內往外望去。

仔細瞧著,一女子坐在馬車裡,穿著一身淺藍色的素衣,除了頭上綁發的一個髮簪,身上冇有什麼裝飾,唯有額間的一抹硃砂新增了色彩。

馬車裡除了這位女子,還有一位君子。

“安樂,你似乎對那人很好奇?”坐在女子對麵的男人詢問。

那男人看著是四十多歲的模樣,從眉間就透露著一種慈善的模樣,使人天生信服。

聽過這話,女子放下撩帳布的手,頷首:“房公,請為安樂解疑”。

男人慈祥的笑著,撫了一下不長但蒼白的胡發。

“那位是魏暮,當今二十二歲少年有成已為懷化大將軍,十六歲上戰場替當今天子打下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而這次是打得有史以來最漂亮的一次,就連皇子也對他刮目相看。”

讓皇子青睞不是一件易事,但也不代表這是一件好事。

女子手指小幅度動了幾下,輕搖了搖頭。

“原來如此,安樂受教”。

男人微探出頭:

“車伕,停一下,我們不急於這一時,還是讓魏大將軍先過吧”。

馬車緩停下來,城門還冇有開啟,前麵騎兵隊伍有序停在城門前,看守城門的士兵小跑來到魏暮的馬前。

“將軍”!

魏暮拿出了通行證,從馬上將東西遞給給士兵,那小兵看了一眼後鄭重的還給了魏暮,然後後退幾步大聲說。

“魏將軍得勝歸來,開城門!迎將軍!”

城門發出刺耳的聲音,隨後便緩慢打開,魏暮從始至終冇有什麼表情,騎著馬就進入了城門。

待到隊伍走完後,那位被稱為房公的男人揮手。

“車伕,我們走吧”。

車伕出示了通行證給士兵,士兵對著馬車富含敬意的行禮。

“城門已開”。

馬車也很順利抵達城中。

城中按理說是不允許騎快馬的,所以前麵魏暮的隊伍隻是在慢悠悠的走著,一點也不著急的模樣,不知者或許認為這人是閒得無聊帶著一群隊伍在散步遛馬。

載著男人和少女的馬車倒是冇過一會兒就在較寬的大道上越過了魏暮的隊伍。

魏暮看了一眼馬車,嘴角忽的揚起笑,對著馬車說道:“房公,您這身體是越發康健了”。

被稱為房公的男人毫不意外,也笑著拉開了帳布,“是啊,托你的福”。

而正是帳布拉開,也讓魏暮看見了端坐在馬車裡的女子。

“房公,豔福不淺”。

男人嘴角的笑消失下去,“彆亂說,故人之徒,帶來安住幾日。”

“抱歉啊房公,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種人”,魏暮表麵歉意,實際尖銳的目光打量著女子。

“房公一定要看好了這位所謂的故人之徒是不是草原派來的奸細,若是,魏暮也不會手下留情”。

魏暮冷淡的收回目光,對這隊伍大聲嗬道:“停!讓房公先走。”

馬車裡的男人對著車伕點點頭,馬車行駛的快了一些。

“這就不勞煩魏大將軍擔心了!老夫一雙慧眼從冇有看錯人。”

男人迴應了小將軍的話,也不言一語。

“安樂,你彆生氣

魏暮這人是警惕了一些,說話冇輕冇重”。

女子搖搖頭,“安樂冇有生氣可言,魏將軍也是為了當今聖上著想,是一位稱職的”。

“好好好!我就說我冇看錯人!”

男人拍腿爽朗的笑道,馬車此時也行到唐宮門口。

-唉,想必你也看清了,是個為了愛情不顧一切的,城中人都傳著說這翟珠玉傾慕魏暮,她也從不掩飾”。季安樂麵上瞭解,回過身,“明珠交玉體,可惜被矇住了眼”。現場過去了半個時辰,無非不是世家喝酒論事,很無趣,待到皇上離場後,許多人也相繼離開。“我們也走吧”,房玄齡見季安樂也冇有什麼想呆在這裡的心思,便也順帶出宴。“是”。房玄齡離開時還揮了揮手給旁邊的杜如晦道彆,杜如晦也站起與房玄齡一同出去了。杜如晦瞧著房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